????余刑收起了武器,他并没有和昂热解释这些武器的由来,昂热也没有询问。

????谁都有自己的秘密,昂热也有。

????“炼金武器是什么?”余刑看向昂热。

????“一种由龙族炼金术提炼的武器,专门对付龙和混血种的。”

????昂热也不笑了,“你还在惦记着杀他?”

????他不是说笑,他知道余刑做得到。言灵·冥照,最恐怖的地方不是正面作战,而是暗杀。

????以余刑的实力,在你放心警惕,悄无声息的接近的敌人的时候,对方绝对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????“他其实就是一个没有主见的死小孩,刑。”昂热拍了拍余刑的肩膀,“我会让人把整个战争的证词,送给上杉越,他要是执迷不悟。”

????“你就放手去做把。”昂热从袖口里,拿出了一把折刀,“如果他懂了,你就饶他一命吧,如果皇死了,整个日本会疯的。”

????这柄折刀看上去很普通。余刑接了过来,仔细打量,刀身是血红色的。

????天然形成的纹路,在刀刃上延伸。

????“这是一柄能够杀死初代种的炼金武器,你如果潜入他的王宫,刺入他的心脏,他必死无疑。”

????昂热开口说道。

????余刑点了点头,将折刀收了起来。

????“记得还我,这刀对我可意义非凡。你要是想要一把专属的炼金武器,可以来卡塞尔学院。”

????昂热这个时候,还不忘拉拢余刑。

????“我会考虑的,在你走之前,给你答复。”出奇的是,余刑这次没有果断拒绝。

????他对这个世界,了解的的确太少了,正需要一个类似卡塞尔学院的地方,让他好好适应这个世界。

????刚才上杉越的言灵,表现的威力,让他觉得有些震撼。

????第二天,昂热差遣了一名美国上尉开车给上杉越送去了一车的档案。

????全部都是美国用在东京审判中的证词。

????最烦文字的上杉越,没有拒绝。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一页页的翻看着证词。

????“哼……无耻的美国佬,把所有的罪责,都埋怨给我们。”

????上杉越冷哼着。

????他心里有气,又觉得没底。他害怕余刑说的是真的,所以心里本能的抗拒着这些证据。

????他越看越多,但上面列举的全是日本的过错,他反而觉得是伪造的。

????1937年12月……

????上杉越翻到了其中一个档案,目光突然停住了。他本能觉得这段证词会很重要,所以认真的翻看起来。

????南京被攻克,之后的六个星期中。城里有三十万平民被屠杀。南京城里西方桥民的证词是审判战犯的关键证据,一位法国天主教堂的修女说,日军甚至冲进西方教堂开设的育婴堂。强暴藏身在里面的中国女人。

????老嬷嬷让中国女人们穿上修女的衣服,秘密地带他们出城。他们在江边被日本军队拦截,藤原胜少校发现他们都是假修女,于是所有女人都遭到了强暴,反抗者被用刺刀刨开了肚子。

????没有遭到侵害的只有带队的那位老嬷嬷,但她目睹了那血腥残酷的一幕后无法忍受,于是开枪自杀。死前她诅咒说神会惩罚罪人……

????上杉越翻动证词的动作顿住了,夏洛特·陈,这是那位老嬷嬷的名字。

????他不愿意相信,他记得里面有一张照片,他连忙翻看,目光死死的锁定在照片上。

????“这不可能!”

????那老嬷嬷,是上杉越的妈妈!

????上杉越嘶吼道,情绪失控的他,眸子里亮起了黄金瞳。他的眼睛变为酷烈的暗金色,彷佛有熔岩在深处流动,他的龙血正狂暴地涌动,完全不受控制。

????听见响动的侍女们,连忙冲了进来。

????上杉越如同疯了一般,拔起腰间的长刀,就直接劈落。将整个长桌,一刀两断。

????藤原胜!

????上杉越喘着粗气,从凌乱的证词里,拿起一页。眸子死死盯着一个叫藤原胜的人。

????证词上写到,夏洛特·陈死后,这个叫藤原胜的少校,用他妈妈的尸体试刀。

????他满脑子,是剩下这个名字,他是影皇,所有的归国军人,他都查到。

????这家伙逃不出他的手掌心。

????上杉越推开门,直接冲了出去,他提着刀,像是一头择人而噬的野兽。

????……

????余刑再次看见上杉越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了。

????头发凌乱,神情萎靡,双眼有浓厚的红肿。上杉越,像个乞丐一样,瘫坐在犬山家的门前。

????余刑一打开门,就看见了他。

????“你找我干嘛?”

????“我想赎罪。”上杉越喃喃着,他是来求死的。

????不过余刑没有动手,他有昂热给他的折刀,他能终结上杉越的生命。

????但他的命太宝贵了,日本刚刚战败的这段时间里,政府夸张的喊出了‘一亿玉碎’的口号。日本有一亿国民,这口号的意思是要举国投入战争,哪怕平民也不例外。

????其实全碎了最好,余刑也不在乎什么日本分部能不能成立。

????但上杉越在这个时期死了,会成为主战派的借口,来之不易的和平会被打破。

????余刑没有理会他。

????上杉越就自己自言自语,把他看到的证词说了出来,说的自己的母亲,他愤怒的砸在了地板上。

????整个地板都呈现蜘蛛网般的裂纹扩散。

????“那你为什么不去杀那个少校。”

????余刑开口问道。

????上杉越露出了可悲的笑容。

????“你说的一点没错,我们是自作自受。”

????“日本战败的那天,那家伙切腹自杀了。被誉为英雄,他的排位被供奉在神社的高处,因为他证明了自己的武士道……”

????上杉越的声音越来越颤抖。

????“可他其实就是怕承担责任,选了个利落的死法。那座神社就是蛇岐八家的神社,他的真实姓氏不是藤原,而是宫本,他是我的部署。但因为级别太低下了,我没有接见过他!”

????“你知道吗?!我母亲,被我手下的人杀了。是我鼓励他们对外扩张,我被所有人蒙在鼓里!”

????上杉越重新站了起来,“能跟我去一个地方吗?”

????“你打算去耍小孩子脾气?”余刑淡淡的开口,“算了,反正有你背锅,这种事,我早就想做了。”